盼盼

本人情商超低,交谈中有什么不是还请见谅。

【万屋,包毛二人蹲在一起窃窃私语】
包丁:看见前面那对母女了吗?
毛利:嗯!是小孩子!
包丁:趁一期哥去买东西了,我们跟上去,人妻归我,小孩子归你。
毛利:好的!
一期(拎着购物袋,出现在他们身后冒黑气):弟弟们那么不乖,哥哥我可是很伤心的啊!
包丁&毛利(懵,僵硬地转头):一期哥……
【不远处】
乱(一脸嫌弃):包丁竟然连一期哥都发现不了,真是丢我们极短的脸。
药研:果然还是太专注了,嘛,毕竟是兴趣嘛。
后藤:兴趣究竟是一种何等可怕的东西啊……
退:是,是啊……(害怕地抱紧自己的大老虎.jpg)





跟你们嗦,我,一条咸鱼,在大阪城活动最后一天捞到了毛利!(结果脑洞今天才码出来,果然是鱼干变来的吧!)

《唠唠叨叨的后台》第二期

清光要极化了啊啊啊啊啊啊!*^O^*

DAO闻频道:

 透( @透你今天练人体了吗 ):各位观众大家好!这里是《刀闻乱播》的栏目《唠唠叨叨的后台》四格漫画!我是主持人透!第二期来啦!最近后台都很冷清呢……到底是为什么员工都消失了呢?这期节目为您揭晓~





透:附送大阪城黑恶势力一张_(:D)∠)_
  
 
透:脑洞是生产的唯一动力!各位同事请向我砸脑洞吧!(o゜▽゜)o☆[BINGO!]我画的很慢还容易画着画着就玩去了!请各位督促我哦!今天《唠唠叨叨的后台》播送完了,我们下次见! 




(作者: @透你今天练人体了吗 )




(台长:因为今天没有新闻所以在这里发一下清光极化的消息。(土拨鼠式尖叫。




感谢太太分享的玄学,这次限锻我二十几发就出了!下次试试让小祖宗带队捞弟弟丸!
@Sonata

讲真,自从肝上刀剑乱舞,寝室里值日的人每天都在吐槽我掉的头发,我现在还没秃真是个奇迹

萌娘百科真是太可爱了!推荐大家去查一查!比如包丁啊,笼手切啊,谦信啊之类的

因为有敏感词

生日贺文

       这篇文章是用来祝贺我自己的生日,所以只会出现我有的刀剑,ooc什么的就当作没看见吧( ̄∇ ̄)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天方破晓,这座本丸就忙碌了起来,大家都轻悄悄的做着事,连一向喜爱赖床的短刀也没什么不满的样子,不少付丧神的脸上都流露出喜悦和期待来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审神者的诞辰。
        “嘛,过了今天,姬殿就年满十四岁,也勉强算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了。”莺丸难得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轻声感叹着:“要是大包平在的话,也一定回很高兴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长谷部皱了皱眉:“嘘!还请您不要把姬殿吵醒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莺丸看向远处的二层小楼笑而不语。
        审神者难得记住了这特殊的一天。她任性地赖了好一会的床,却惊讶于今天的近侍没有来叫她。有什么惊喜等着我吧?这样想着,她推开了房门。
       一切如常。
       什么嘛,她有些失望地收回手:他们根本不记得吧,毕竟是千百岁的刀。
        先前因激动而忽略的袜子现在更是不想穿他干脆赤脚走了出去,毕竟是五月的早晨,习惯了南方温暖气候的小姑娘感到了阵阵寒意。
        反正心疼的也是他们,怀着有些幼稚的想法,她哒哒地走过了响梯,去寻找那些“不称职的家臣”了。
        响梯奏起的声响很困就吸引来了付丧神。乱藤四郎现身搂住审神者的臂弯:“等你好久啦,主人。次郎和清光可是带齐了全套装备了哟~”
        审神者被他带着走,发现走廊伤多了些不起眼的小花。
        好香啊……她走了神,直到被按在椅子上才反应过来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呀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您准备节日盛装啊。”高大的付丧神回答,话里带着笑意。
        还真是全套,她被套上了一身绮丽华美的和服。清光将正红的口脂涂抹在她唇上。“好啦。”他审视着自己的成果,笑道。
        望向镜中的自己,审神者突然有些哽咽。
        她抱住了加洲清光,半响憋不出一句话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像亲人一样呢……”还没等她哭出来,乱和次郎就抗议了“主人~”“哎,人家也想要抱抱啊~”
        她笑了,挨个抱过去“我也可以这样幸福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以后每年都会有的哦。”次郎难得端住了脸,神色中流露出几分温柔与慈爱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接下来,就自己寻找生日礼物吧,大家的心意都藏在本丸里哟。”




至于大家送的生日礼物明天码好了,手机打字好累啊-_-#……

可爱的孩子正在准备,要不要继续就看你了,毛利(至于年龄什么的,看得出来吗?XD)

永夜姬 3

ooc请注意

一期一振×心理疾病女审神者
  
    我的内心永夜无边
    可是您知道吗,夜晚有星星  

       谢过乱后我们去用早膳,走廊上很安静,一个人也没有,连风儿也是轻悄悄的。正对此感到满意,我们来到了饭厅。
       我打开门,“叭!”不知道什么在我炸响。
        “哇啊!”不由得这么惊叫一声,我向后退去。
        一身着白衣的纤瘦女子端立在门前,朗声说:“被我的突然出现吓到了吧?我是鹤哟。”
        明知这不是她的错,我却抑制不住地委屈,心里酸涨涨地想哭,不照镜子我也知道,自己一定是一副红了眼眶的懦弱模样。会瞧不起我的吧,这样想着,眼泪滴落下来,接连打在崭新的裙角上。
       鹤丸看着一言不合就哭的新主人登时就慌了手脚,只能笨拙地俯身安慰她:“别哭呀姬殿,鹤,鹤给你糖。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大把包装精致的糖来。
       谁料姬殿根本不领他的情,转头狠狠地擦了把眼泪,眼睛还婆娑着就说:“才没有哭,又不关你的事。”并无视他的糖。
        呦喝,有意思,鹤丸眼睛一亮,正要开口就被大力拨开了。只听“哗”的一声,门被推到底,药研拉着姬殿的手转头微笑道:“鹤丸桑,晚些我们聊聊吧。嗯?”
        鹤丸背后一凉,打着哈哈:“笑面青江他女鬼好像跑出来了,我去找他收了啊哈哈哈。”说着飞速进了饭厅,开玩笑,极化药研的茶可不是那么好喝的。
        我任药研拉我进去,一进门就收到了莫大的惊吓:本丸不是只有穿制服的小孩子和美丽的女子吗?那群肌肉大汉又是怎么回事!
        我眼前出现了那些漆黑沉默的身影 ,他们只集中出现在那些人身边,我有些腿软,僵硬着身子迈不出半步。其中一个粉发似是僧侣的人若有所觉地看向我:“哟,啊路基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强做镇定地站在原地:“……你,好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笑了笑,露出一口尖牙。
        啊,舒了口气,我是在本丸,那些护卫才不会这样做。他们完全不一样对吧?
        我反手抓住药研的手腕,跟他走到了中间。我不禁因刚才的失态自责起来,真是太失礼了,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,怎么能以貌取人呢?
        药研推了推我的手:“该自我介绍了。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我堪堪站定,便四下看去,一双双眼睛注视着我,我不由得警张万分。放在身前的双手借着袖子的掩饰绞着,脸上也徒生了些温度。
       收到大家鼓励的视线,我忍住羞怯大声说:“我是永夜姬。”顿了顿又补充道:“是个人妻。”虽然不知道人妻是什么,但这么说也没错吧?会有问题吗?我忐忑地等待着他们的回应。
       包丁果然瞪大了眼睛:“不是说是咏月姬吗?”
        我垂眸没有回答他:那只是我自己欺骗自己,哪有说永夜就永夜的?人总不能迷醉在自己编织的梦里吧。
        一紫发男子端来份早膳,语气温和地说:“我是歌仙兼定,主君啊人妻可不是个风雅的形容词呢。
       ?
        似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,他说:“想必是包丁告诉您的吧,对他来说,只要会摸头给点心的人都是人妻。可人的广泛意义是人的妻子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明白了其中关窍的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天哪,我竟然当众说了这样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用过早膳,药研带我熟悉本丸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锻刀房。”他领我进了一间堆满资材的房间,介绍了用途后便指导我使用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小小的刀匠将资材尽数投进火炉,锻刀炉上浮现出3:20的字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3:20呢”他漫不经心地拍了一张符纸上去“这是加速符,用于锻刀和修复。”
        瞬间弥散出一片金光,朱红的刀鞘逐渐显形。







永夜她突然哭出来不是因为她矫情,而是内心长期压抑的人一有宣泄口就想发泄出来,尤其是感性的人。她真不是被吓哭,而是终于找到哭的理由于是就哭了出来。